天钥新闻

首页 > 文化 > 张炜:当代作家要警惕聂鲁达描绘的“黄昏广场叫喊”

张炜:当代作家要警惕聂鲁达描绘的“黄昏广场叫喊”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未知  
2019-11-17 18:03:31

张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万松铺学院名誉院长

写了40多年后,花了更长的时间。今天,让我们来谈谈写作和交流之间的关系。写作包括对自己作品的总结,交流包括翻译出版、网络时代的文学交流等。

今天的作家面临着更复杂的环境。

我们经常谈论一个问题:一个作家如何才能为自己迎来最好或最重要的时代?事实上,这是不可能选择的。任何作家都面临着一个独特的时代,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作家面临的时代是他唯一的时间和空间的总和。他需要面对现实,不断解决自己的问题和困境,才能继续工作。

今天的作家既不是在20世纪40年代或50年代,也不是在20世纪20年代或30年代,也不是在90年代,而是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经历了许多变化,并且已经走到了今天。

作家经过长期的个人写作训练和奋斗,会达到所谓的成熟。然而,在此期间,他们不得不接受激烈的唯物主义竞争、商业、技术和数字时代的一切,如沙尘暴般的话语和各种形式的娱乐。这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一个没有感受到时代的冲击和呼唤,没有巨大的压力去解决困难处境中的许多问题的作家,肯定会土崩瓦解。

作家不可能不面对困难。当然,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文学工作中,我们必须不断克服一些障碍,把它们变成继续前进的动力。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身体和时间,也包括如何适应新文学和新思想的变化,各种艺术的竞争和交流,以及如何处理与整个文化趋势的复杂关系。虽然我们可以像昨天那样一起举办一个大型学术研讨会,和朋友们讨论问题,但我们仍然要面对自己的文学困境,自己解决它,并努力把它磨平。

9月14日,张炜作品国际学术研讨会和第二届中国文学传播国际论坛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

财富的积累,海量信息的数字化传播

物质和商品环境的变化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期。有些人说,近年来,我们的中等收入者少至2亿,多至4亿,这表明获得和积累财富的机会正在向一些人敞开。挤压这种物质不仅是观察的对象,也是参与的诱惑。当代作家希望或正在变得富有,这也是事实。因此,每个人都面临着工作方法和目标的选择。

第二是快速的大规模数字传输。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今天的书店满是书,有很多“文学”。这么多纸质印刷品去哪了?有些人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垃圾,不管这是否准确,即使他们是垃圾,他们中的大多数仍然流入读者的“胃”。

纸质出版物越来越多,互联网上的“文学”也越来越多。前年我去韩国时,韩国观众震惊地得知中国文学作家的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万。经过仔细考虑,100多万?陈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钟毅)昨日表示,中国每年约有5600万部小说在互联网上流动,纸质小说超过1万部,短篇小说、散文和诗歌甚至更多。如此大量的文学传播,如此多的作家,真是史无前例,无论多么杰出的作家,无论多么新面孔,都很容易被淹没。

20世纪80年代曾被誉为文学的黄金时代,一年发表35篇文章已经是一个大丰收。主流作家都在全力争取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人们通常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文学时代,中国已经产生了自己的代表作家。然而,与今天相比,当时巨大的文学创造力尚未发挥出来,参与者也少得多。

外窗进一步打开,越来越多的外国作品被翻译,越来越多的国内作品被翻译。这种交流的频率和密度是前所未有的。事实上,作品的翻译应该是一种正常的交流方式,但它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人评价文学的一些标准,甚至是他们的渴望和向往。这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奇怪现象。

各种诱惑对作家的压力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作家们今天遇到的困难。尽管每个时期都有困难,但它们仍然是不同的。现在有更多的出版领域,可以在网上出版,但挑战更大:很容易被涌入的泡沫覆盖。

2007年,我带了一个阿根廷大冰川的纪念品(由张伟提供)

作家必须独自面对困难。

谈到交流,我必须多说几句关于翻译的话。他们把这么多优秀的作品翻译成了中国,没有他们的努力,就没有中国当代文学。中国翻译家的规模很大,他们的水平被公认为世界一流。当代作家都受益于他们的劳动。

但是也有非常复杂的问题。一方面,我们欣赏作品的跨语境交流,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满足和遵循某些标准。沟通和写作是相关的,但它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业。在此期间,作为一个作家的注意力,他的平静冥想可能是最重要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种简单而真诚的生活态度。没有这种基本的坚持,就无法开展良好和有效的工作。我们很容易被袭击我们的各种趋势和飓风卷走,个人将不复存在。

人们都有自己的经历:更不用说写一本书,也就是写几百个单词和几千个单词,而是要努力写得流畅和准确,更不用说反映微妙和复杂的思想,这往往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写了200,000字或更多,你可以想象这有多难。可以看出,这需要一个人极其冷静地判断生活,严厉地对待每一篇文章,大量阅读,忠于自己所踏的土地,感受和倾听,在失眠的漫漫长夜咀嚼,过滤内心流淌的各种元素,在漫长的阅读历史中一个接一个地谈论一个杰出的灵魂...这真的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但很抱歉,生活中所有的噪音似乎都与这种坚持背道而驰。而这些,首先,是作家需要独自面对的。

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作家不可避免地会面临这些问题。今天,这些困难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但是工作只能继续,不能退缩。这也可能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艰苦的工作总是伴随着巨大的快乐,没有快乐和个人的满足,没有个人工作的认同和快乐,这种工作很难继续下去。因此,在各种复杂而全面的环境中,我们应该坚持、享受、洗礼和感受各种必然会稳定下来的事物。它们也包括快乐和沮丧。

聂鲁达对《黄昏广场的呐喊》的描写

智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聂鲁达

今天的作家不得不承受来自商品环境的压力。我想起了20世纪80年代读过的一段话。这是1962年智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聂鲁达在大学的演讲。他谈到写作和出版时说:“那些被商品环境逼得走投无路的作家经常带着他们的商品去市场竞争,在嘈杂的人群中放鸽子。昏暗的夜晚和血腥的黎明之间最后一丝垂死的光让他们绝望。他们想以某种方式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他们喊道:“我是最好的,没有人能和我相比!”他们不断发出这种痛苦的自我崇拜的声音。"

那一年读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明白:一个作家通常都很自尊和矜持,他怎么能像卖东西一样在广场上大喊大叫呢?50多年过去了,今天,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能完全理解他的描述:诗意的描述、残酷的描述和无情的描述。

我们应该害怕:这样的电话很熟悉。因为我们都生活在商品环境所强迫的空间里,有时我们会感到沮丧。是的,我们会对聂鲁达的发现和描述深感震惊。

在西方,这种情况存在于20世纪60年代。海明威在世时,他的大量短篇小说,更不用说小说和中篇小说,都被拍成了电视电影和肥皂剧。当时,其他形式的娱乐已经挤压了文学。今天的物质压力增加了许多倍。中国作家最终面对甚至超越了他们在聂鲁达的感受。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作家,而且体力劳动者在个人生活中都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和现象,也面临着如何保持自尊的问题。

一个人对文学的热爱通常是由年轻时的阅读和被各种各样的触摸和呼唤所吸引,以及各种各样的美丽因素如先天原因所形成的。当时,既没有写作费和翻译的问题,也没有颁奖的问题,也没有其他考虑。那种爱是多么纯洁可靠,它是最原始的动力。这种动力在你心中,你永远不应该失去它。

作家永远不应该走进“黄昏和血腥黎明之间的垂死之光”,也不应该那样哭泣。今天可能需要记住这一点。

美国作家兼记者欧内斯特·海明威被认为是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

虚构与现实:两种不同的吸引力

如果他身体健康,作者可以写下自己和他75岁时的真实经历。有些人可能会怀疑这么多话里没有经验。你没有写你自己吗?当然有,但这是试图绕过自己的想象和表达,充分发挥自己的虚构和创造的结果。也许所有的情节和角色都可以被分解和重塑,以找到单独的阴影和元素。毕竟,这不同于更直接的表达。作家将告别小说,变得更加现实。

有人说50岁以后,人们会读更多的传记。尽管传记有些水分,但它们通常比小说更可靠。阅读真实的单词比阅读想象的东西更令人愉快。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年龄越大,你越重视真实记录,越不重视娱乐性虚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们愿意呆在网上,看电视连续剧,寻找年轻的面孔。在中年,情况并非如此。你年龄越大,你的要求就越高。

作家也经历过这样的转变。虚构的作品不难阅读,但对读者的要求更高。我们仍然需要阅读两种东西,一种是真实的记录,另一种是虚构的文字。这部小说仍需阅读,但标准已经提高,最精彩、最宏伟的文本是只读的。优秀的小说创作、杰出的天才小说和优秀的语言艺术仍然比纪录片更有吸引力。然而,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从这个角度来看,从写作的角度来看,小说是不能停止的,但是必须建立一个更高的标准,一个无法达到的高标准。对于阅读来说,这是一种不容错过的人生观,也是一种真正的享受。人们的水平越高,他们就越需要它,它永远不会放弃。

在有限的时间内,转向传统经典阅读。

这次中华书局推出的四卷本中国古典诗学研究丛书,是我二十多年来的心血。在过去的20年里,我花了很多时间阅读中国古典文学。我不能说我读过所有的古典诗学,但我肯定读过其中的大部分。中国古代诗学让人感慨万千。稍微克服一下写作的障碍,就能产生中国诗学的巨大魅力。这可能给我的个人写作生涯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这种与古人的漫长对话仍在继续,可能会持续到生命的尽头。

张炜对中华书局出版的古典文学专著系列(4卷本)的解读

如果你在20多岁和30多岁的时候读了很多翻译作品,你将不得不在你的余生中做一点小小的改变,重新分配你的时间。那时,一排书架上摆满了翻译的作品,它们不断向上移动。二三十岁的人的眼睛就像一台好电脑的扫描仪。现在它们有许多大脑碎片,转动缓慢。看书很难。时间是如此珍贵,眼睛比过去更糟糕,记忆力也很差,但情感更接近中国传统。

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个人会在阅读中抓住干货,知道哪一部分是最重要的,哪一部分在过去被忽略了。人只有一生,不能错过最重要的风景和最重要的东西。他们不能留下遗憾。因此,我们必须读经典。

谢谢大家!

(改编:李连,注:张维元的演讲题目是《写作与交流》)

[精彩时刻]

(从左至右)陈钟毅、班静师洋、徐军、张伟、陈寅池、高元宝、彭庆龙共同推出了四卷本书《张伟阅读古典文学丛书》

酒井、师洋、陈钟毅、张伟、高元宝和彭庆龙讨论了如何在对话中加强中国当代文学与世界的交流。

中华书局总经理许军先生致辞

复旦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古典文学教授陈寅恪做了专业的诠释。

300多名听众和中外学者聚集在现场。

上海快3投注 新疆11选5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app 手机买彩票


上一篇:钟丽缇21岁大女儿晒与男友度假照,身材性感,和妈妈年轻时超像

下一篇:坚守万家团圆的他们,是威海最美的风景

延伸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kouzyu.com 天钥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